★☆★佩奇の佈告欄★☆★

 

目前分類:反正算我倒霉 by阿七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反正算我倒楣番外--不吃白不吃

 

當然了,我還是原諒鄭允浩了。

我自我安慰說,鄭允浩他太狡猾了,我也是實在沒有辦法。

鄭允浩發現我的報復計畫很早,如果得知真相後他對我大發雷霆,我肯定還能多恨他幾天,但他卻一個字都沒說,還是一樣任勞任怨,乖巧討好。他這些日子小心翼翼在我身邊轉悠,簡直跟個小廝一樣,平心崖的掌門日日鋪床疊被,洗衣做飯,也委實受了些委屈。

呃,鄭允浩做飯真是沒得說,還記得那個把沈昌珉的頭砸出大包的老饅頭不?那就是他偶然下廚的傑作,我當時瞅著他做的饅頭個大結實,扔掉浪費,於是帶著防身,還真沒料到起了扭轉性的作用。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2.

我快跑到的時候,正看見一條張牙舞爪的水龍衝天而去,火勢已經滅了。我這還是第一次看清師父以前住的房子,一團焦黑。

小米和鄭允浩站在房前。天色昏暗,看不清他們的臉,只有聲音,斷斷續續傳過來。

「他在裡面嗎?」允浩原本極其溫潤的聲音,不知為何如此尖銳起來。

「你說呢?」小米笑起來,帶著幾乎淒慘的聲音,「鄭允浩,真是恭喜你啊!你親手燒掉了,感覺好嗎?」

「朴有天‥‥」允浩深深呼吸,「不可能的,這房間裡沒有他的氣息。」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9.

我瞪著黃竹構建的牆壁,嘆息著我不幸的命運。

而那邊本該激烈爭執的兩個人卻還是該死的不慍不火。

鄭允浩笑聲溫潤,讚嘆小米一個人把這房間打掃地真叫乾淨,看來上任主人就算活著也還是不回來的好,回來也就剩自慚形穢剖腹謝罪的份。

小米音調迷人,說雖然鄭允浩沒有經驗,以他的天賦等找上千年也了無音訊後,恐怕更是家事全面手,連狐狸毛都會從地板縫裡一根根挑出來。

如果不是我可以體會到這房間裡暗潮洶湧,怕是會以為他們兩在把酒言歡。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5.

接下來的幾天嘛,我總有些魂不守舍地賴在鄭允浩身邊,做什麼都沒勁,畢竟突然失去一切的感覺不好受,心裡除了鄭允浩再沒別的,有點空,我一直想念著師父、小米和沈昌雪的那碗湯,時間過得太快,就沒有真實感,有時候就很害怕鄭允浩也會突然消失掉,於是總是看著他,跟著他,以前都是鄭允浩想方設法往我身上貼,因此他現在對於我的“倒貼”實在是滿意得不行了。

雖然鄭允浩儘量把房間什麼的弄得跟以前一樣,但我很清楚已經不一樣了,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我很佩服鄭允浩,他跟沒事人似的,每天計較著芝麻小事,一睡千年根本不放在心上。

但我對他的佩服是絕對不會說出口的,我可以預計我只要說一句,他一定是飛身上來,說什麼我只要有你其他什麼都無所謂啦之類的,總之肉麻的話他能以行雲流水之姿一桶一桶地往我身上倒。

我開始覺得雖然猛增的年齡在我身上沒有半點體現,但是我的心態,嗯,確實在千年後老了, 我這麼跟鄭允浩說的時候,鄭允浩用寬慰的表情摸摸我的頭,萬分鎮定轉身去了廚房。很久以後他才給我端了茶過來,安魂茶,這是鄭允浩起的名,帶著莫名的香氣,安神定氣,第二天我發現廚房裡的東西都換新的了,幾塊零散的碎片告訴我鄭允浩一定是把舊的那些全給砸了,他為什麼這麼做,我不明白,我想,他也許也並不是那麼不介意,也有壓力要發洩,他只是不想我替他擔心。(很久以後,我才知道當時他其實是為了忍住不笑場,所以才把廚房裡能砸的都砸了‥‥)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3.

一個光溜溜的帥哥在你面前三尺兩寸的時候,你會怎麼做?

如果我是花癡我會流著口水撲上去,如果我是節婦我會拔腿就跑,如果我是千金小姐我會啊一聲昏過去,如果我是窮酸書生我定對著春光無限作詩一首‥‥

但我都不是,所以我從上到下看了他一遍,又從下到上看回去,重複一次,再重複一次‥‥努力嘗試把面前的這位和剛才的老驢聯繫起來,直到我失敗地慘叫起來,「媽呀!!!這根本就是欺詐!!!「

我開始懷疑當初師父煉藥的本意,也許這藥丹的主要功能是整容,增加功力什麼的不過是副作用。

一個大腳丫子把我踹翻在地,這驢就是驢,變成人了還是一樣踹人,惡習不改!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9.

其實鄭允浩最開始跟我提靖山某人的時候,我憧憬著深山老林懸崖峭壁下幽深的洞穴內裡, 一位白衣如雪,舉手投足叫人望而生畏的高人,又幻想著我最後勸服離世高人出山救人該是怎麼樣的歷盡艱難困苦,其難度絕不應下於唐僧到西天去取經,而且還是裸奔‥‥

這種想法讓我覺得自己很有英雄氣概和犧牲精神,雖然頭暈結束後發現靖山其實很小一座,而且還緊靠著附近的縣城;發現縣城裡的孩童都在這裡郊遊,放牛放羊放豬放雞;發現靖山上凡是樹(為數不多)都貼滿【禁止隨地大小便】或是【禁止隨地傾倒垃圾】的標語(這可能是樹枝上掛滿垃圾的直接原因);一句話,發現靖山上沒有半點神秘感的時候,我也沒有完全失望,畢竟我找的是一位最深洞穴裡的高人。

可是,我踩了個遍,山腳底,卻愣是連個坑都沒有!

我那個急啊!心想著鄭允浩該不會記錯地方了吧,或是腰帶的導航系統有什麼問題,又或者那位高人是遊牧民族出身,已經換地了?

怎麼辦怎麼辦??!!必須要趕快回去問問鄭允浩!還好我把腰帶一直繫在身上!手忙腳亂扯下來,想想鄭允浩當時怎麼做的,對了,迎風展開!我拉著腰帶兩端,用力抖了抖‥‥腰帶軟軟地垂到地上‥‥再抖抖‥‥還是垂下來‥‥我抖抖抖‥‥這下子頭上熱汗流,它還是軟綿綿的,怎麼了?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5.

有一雙溫柔有力的手將我抱起,輕輕放在散發著淡淡馨香的床單上,有什麼溫暖蓬鬆的東西覆上我的身體,難道是那我年年都在盼望的簡直要成傳說中曬過的棉被?!我那個激動啊,差點要醒過來了。

不過現在當然不是清醒過來的最佳時機,我努力維持著自己的半昏迷狀態,迷迷糊糊聽到那對混蛋師兄弟的對話。

「我當真沒料到師兄居然會在這裡長住兩個多月,師門裡的事情你撒手不管了?」 我師父的聲音。

「哪能呢,被逐出師門的師弟,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師門的弟子最能惹是生非,我若是兩個月不管,他們還不把天給翻了?害我只能日日魂魄離體回去處理。」 這是鄭允浩懶洋洋的聲音,難怪鄭允浩一天要睡上那麼多時候,原來是假死,魂魄離體回去了,那麼當時我以為他死了,他也只是靈魂離體吧。

「那是,惹事生非恐怕是我們師門上下唯一點共同點啊。」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經過了一個禮拜,發出去求作者授權的四封私信,一封都沒有回我‥‥從來都沒有過的情況讓我很是心焦,以前十封有九封都會有回應,這次不知道是我的八字跟這些作者不合,還是鄭允浩不想我高高興興地見在中哥(鄭:關我屁事!!!!),所以拖到現在才來PO文。

想著到底要如何是好時,晚上在我的文庫裡翻了翻,突然有篇改編文映入眼廉,欸?這篇好文我怎麼落下了,想著這個不用作者授權,好!就這篇了!

這篇《反正算我倒霉》作者是阿七,雖然是改編文,但依我的個性我還是要弄清楚原文的來歷。這文是作者“倒霉”系列中的一部,另一部是《倒霉就倒霉》,兩篇文都是獨立的故事,但文裡的人物有關聯性,《反正算我倒霉》是第二部。

《反正算我倒霉》看文名感覺是現代文,但其實跟之前那篇《土龍傳說》一樣是篇靈異神怪的文,而且是一樣的搞笑逗趣,很抽的一篇,保證看得你哈哈大笑!不過我比較了一下原文跟這改編版的又有些許的不同,因為有些段子原文裡沒有,一般來說改編文就只是改主角、配角的名字而已,內容不會有所變動,但這篇卻添加了一點段子,但看文筆又不像是改編者自己改的(其實改編者哪有什麼寫文功力,改個名字而已需要什麼功力),所以我有點懷疑改編者是作者本人,不過這不可考了。

這故事是講述在中是一個跟著師父“金細亞”終日在深山修行不知世間何事的十七歲少年,這師父雖名為師父,但也不教他什麼修行法術,整日就知道對徒兒呼來喚去,所謂一日為師終天為父,再加上在中也沒什麼積極進取的精神,所以雖然對師父有諸多的不滿,但日子還是這樣無聊如清水般的過下去。某日,每天無所事事的師父突然說要閉關修行去,再然後突地一個陌生人來訪,讓在中一直平靜的生活激起了一陣漣漪,這陌生人說他叫鄭允浩,說要來借一宿,但一借借了大半年,不但如此還說自己和他是命定的有緣人。有一天突然說他的精氣已耗盡要沈睡千年,再醒來時恐再也見不到在中而顯得十分悲傷,在中雖平日對這個鄭允浩有很多的不滿,但他的溫柔、體貼、笑容還是讓在中很是不捨,決定要幫助鄭允浩渡過難關,所以這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被人賣了還幫著數錢的傻小子,下山準備他的“英雄救美”之旅。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