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奇の佈告欄★☆★

 

目前分類:大碗麵 by 小大yoonjae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個期末考最後一科的時候,窗戶外面飄起了雪花,金在中經過一陣奮筆疾書,終於合上筆帽,放鬆的晃了晃脖子才看見考場外面已是滿眼的一片白。

離打下課鈴還有至少半個鐘頭,考場裡已經沒幾個人了,金在中也收拾好了考試用具,交了卷子。出樓門的時候,從書包裡掏出了一條純白的大長圍巾,繞著脖子圍了好幾圈,還能一直垂到胸前。

這圍巾還是本個月前和鄭允浩上街時候買的,進了店裡那傢伙一眼就看中了它,金在中嫌它太長又愛髒,但鄭允浩還是執拗的把它買了下來。交完款,鄭允浩一本正經的把它從裝好的袋子裡掏出來,左扯扯右拉拉,搗鼓了半天,心滿意足的「嗯!」了一聲,又把它放回了袋子裡。金在中站在旁邊,拿眼睛橫著他,心想不知道這“大蘿莉”又在那抽什麼風呢。

等走到沒什麼人的地方,鄭允浩彎下身子悄悄地把嘴貼在金在中的耳朵上,「這圍巾結實的很,你要是再敢嫌棄我睡覺不老實,偷偷跑到地上打地鋪,我就用它把你綁我身上!」

當初聽這話的時候,的確覺得幼稚的不得了,可是若是有一個人想把你捆綁在他的身邊,該是一種怎樣的羈絆?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朴有天費了好大的勁,才安撫了一直不肯甘休的金俊秀,不動聲色的把話題轉移到了馬上到來的期末考試和假期安排上。你一言我一語,都是對未來的計畫和安排,金在中端著飯碗,聽著他們的輕描淡寫般的對話,有些食不知味。

因為成績優異而在假期被導師留下一起做項目的數學天才,是正在揮舞著“旋風筷子”掃蕩食物的沈昌珉。衣食無憂的朴少爺猶豫著要不要和家人一起去南方過春季,金俊秀自然是回到自家的披薩店裡給父母打工‥‥

「允浩哥呢?有什麼打算?」金俊秀夾了一大塊排骨,頭也不抬的隨口問道,「不會打算一直賴在在中哥家吧?」

「我?」

金在中低著頭,不自覺的握緊了手中的筷子,心臟仿佛也跟著收縮到了一起。什麼時候,我們成了連體嬰,明明是問你的問題,緊張的人卻變成了自己。

鄭允浩停頓了一下,眼神輕掃了一下身邊一直不肯抬頭看自己的人,笑了笑,答道「這個嘛‥‥還真不是我一個人可以決定的。」他放下手裡的碗筷,輕起身,繞到某人身後。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要說這世道真的是很不公平,人都說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有些點子“正”到家的兄弟才逃寢一兩次就被無情的繩之以法弄得榜上有名,可偏偏“鄭”某人在外夜夜笙歌逍遙快活,卻愣是一點不良記錄都沒有。

苦就苦了絞盡腦汁為鄭某人的夜不歸寢找各種“正當理由”的朴少爺,每晚客客氣氣的送走了查勤的各位“居委會大爺們”,我們的朴少爺都會在舒舒服服的泡腳之後,四仰八叉的倒在自己的床上不厭其煩的上上下下“慰問”一遍鄭家的各位祖宗,順便抱怨一下自己死去的爺爺,怎麼就瞎了眼,和鄭允浩的爺爺弄得跟穿一條褲子長大似的一般瓷實。

 

 

「啊切~!」

「感冒啦?」金在中捧著一本《糕點大全》靠在自家床頭,看著光著上半身從浴室裡走出來的鄭允浩,抱怨道,「你當這是三伏天啊,也不知道穿上睡衣,暴露狂。」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滿嘴的血腥味,這樣的吻,來的未免太過刺激了些,金在中一把推開鄭允浩,咆哮道,「鄭允浩!你瘋了嗎?!」

鄭允浩抬手擦了一下自己的流出血來的嘴角,直直的看著面前和他一樣喘著粗氣的金在中,露出了滿意而嗜血的微笑,「我沒瘋,我、喜歡你!」

「你他媽的真瘋了!我又不是同性戀!」

金在中的調皮可愛乖巧現在全都不見了,剩下的只有尖刻,唯有尖酸的話語才是自我的保護色,那看不見出路的明天,若是沒有一個不怕死的陪在身邊,你叫他怎麼走下去?

並不是每個人都活的那麼有勇氣,未知結果的冒險,有幾個人敢輕易嘗試,我不是同性戀,我只是著了你的魔,眼裡看的、心裡想的全是你而已,我不過是一個在曠野裡呼喊的人,若是沒有你的回應,我的聲音最終只會被風聲淹沒,連同我的靈魂一起,消失殆盡。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天黑的很徹底,路邊的麵攤支起了藍色的小棚,泛黃的燈光裡三三兩兩的坐了些顧客,金在中掀起門簾的時候柳柳正好端著一大碗新出鍋的麵在招呼客人,看見鼻尖凍得通紅的金在中和身後的鄭允浩,笑著扭過頭沖著正在煮麵的中年人喊道「兩大碗牛肉麵~!」

「柳柳,你別看見我倆就喊牛肉麵啊,今晚還就不吃牛肉麵。」金在中找了個暖和的位置坐,順手拍了拍身邊的位置,鄭允浩也就跟著乖乖的坐了下來。

「那你倆今晚吃什麼啊?」柳柳一邊從碗櫃裡掏出兩副新筷子一邊問道。

「先來兩瓶燒酒,兩盤小菜,再來兩碗長壽麵。」

「長壽麵?!」鄭允浩和柳柳異口同聲的喊道。

金在中笑著指著他倆,「幹嘛這麼驚訝?今天是本大爺生日!」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金在中握著手上的錢包,抬頭看著站在他面前對自己瞪眼睛的鄭允浩,狠狠地咽了口唾沫,「那天我說的,你全都忘了嗎?‥‥你別對我好‥‥我要不起。」

他的語氣很平淡,可鄭允浩卻覺得他所說的每一個字都足以讓自己心驚肉跳。

金在中拉過鄭允浩的手,從錢包裡掏出來三百元錢塞進他手裡,「親兄弟還明算帳呢,這錢,你得拿著。」

鄭允浩不說話,冷著臉看著金在中,手心裡的錢涼的冰手,手背上金在中握著的地方又熱的滾燙,他暗自笑笑,這手就跟他現在的心臟似的,一半冷一半熱的,說不出究竟是個什麼滋味,反正難受的緊。

金在中慢慢的把手收回來,「你別再黑著你那張臉了,我可是你的好兄弟‥‥這話,可是你親口說的。」

鄭允浩猛然握緊拳頭掉頭就走,“嘭”的一腳踹開房門卻沒有離開,他站在門口轉過身把已經被握的皺巴巴的三百塊錢狠狠地丟回來,「我還就偏要對你好,你要不起也得要!下次你要是再敢跟我提這錢的事,別說我他媽的立刻和你斷交!」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怎麼一直看手機,在等電話嗎?」

依依夾了一塊肉放到鄭允浩的餐盤裡,抿著嘴紅著臉,鄭允浩看著她一副嬌滴滴害羞的樣子,也覺得自己此刻不應該三心二意,既然是自己提出交往的,那麼和依依在一起的時候就應該只看著她、只想著她。

可是卻總是管不住自己,昨晚有天去了在中那裡,現在已經第二天中午了,人沒回來不說連一條短信一個電話都沒有,不知道究竟怎麼樣了。不敢回想昨天在中究竟知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就那樣冒冒失失的離開如同落荒而逃一般,實在不是鄭允浩的風格,可是對自己的兄弟產生了那樣的感情,別說告訴在中了,就是現在讓他自己接受都很難。

他抬頭看著面前的依依,唇紅齒白、眉目清秀笑起來的時候右邊的臉上還有一個淺淺的酒窩,忙著活動的那一個星期裡她一直陪在自己的身邊,送夜宵、泡咖啡、提建議‥‥想來想去還真都是她的好。

鄭允浩突然伸出胳膊握住依依的手,「你喜歡我嗎?昨天晚上太唐突,我都忘了問你‥‥你喜歡我嗎?」

依依被鄭允浩突然發出的動作嚇壞了,僵直著身體坐在那裡不好意思的環顧了一下食堂裡來來往往的人群,確定沒有人看向自己,才抿著嘴紅著能滴出血來的臉微微的點了點頭,「喜歡。」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料鄭允浩突然對著他大吼大叫起來,「還什麼還?!你是不是非得把小命兒都搭上才算還完?!你要是需要錢,我可以借給你,你用不著在我面前活得這麼有骨氣!」

金在中面對鄭允浩莫名其妙的發飆有些摸不著頭腦,自己身上的摔傷的疼痛感還沒下去呢,鄭允浩不但不安慰反倒對自己發起火來,把剛剛給他開門時的那點感動一下子全都喊沒了。

「你喊什麼?!是我自己腿腳不利索,我摔的是我自己!關你什麼事?!」

「關我什麼事?!你問關我什麼事?!剛剛接到朴有天電話的時候我被你嚇了個半死!這就關我的事!你害的我午飯吃到一半撇下依依一口氣的跑到這裡,這就關我的事!」

我害的你被嚇了個半死,我害你的沒吃完午飯,我害你的撇下了你的依依,都是我害的,都是我的錯!那又是誰天天半夜跑到我的夢裡甜言蜜語弄的我神經衰弱,又是誰在吵完架之後為我買護膝害我一直捨不得拿出來用才摔倒在路邊的!那是誰的錯!那是誰的錯!

金在中“騰”的站起身來,連拐棍都沒拿直奔他的衣櫥,不料腿上卻傳來一陣劇痛,疼他的覺得自己的頭皮都在發麻,“撲通”一下跪在了地上,鄭允浩被金在中這突如其來的反應嚇呆了,完全不知道他到底要幹什麼,只是本能的上前想要拉起他,卻被毫不留情的狠狠甩開,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歌聲反反覆覆的回蕩在整個房間裡,他雙手握麥,偏頭微閉著雙眼,身體隨著音樂緩緩的晃動,昏暗的燈光和螢幕反射出來的光都打在他的臉上,直到一曲結束他才緩緩的把眼睜開。在一片叫好與口哨聲中把麥克放回原位,笑著回身,對上了一雙正直直的盯著自己的眼睛。

這是雙再熟悉不過的眼睛,只是那漆黑的瞳孔裡依稀還些自己看不清也猜不透的東西,那些東西此刻卻如藤蔓一般,與自己,牢牢交纏‥‥

 

感覺到有一隻手輕輕的拉扯了幾下自己的衣角,鄭允浩才仿佛從恍惚間回過神來,向邊上移了移,於是在他身後站著的一個身材纖細、長髮披肩、眉目清秀、面帶嬌羞的女孩子,就那樣直直的映在了金在中的眼眸裡。

「允浩哥!你終於來了!」今天的小壽星見到站在門口的允浩直接撲了過去,倆胳膊圈住鄭允浩的脖子跟盪鞦韆似的晃來晃去,笑嘻嘻的看了一眼鄭允浩身後的女孩又換上一種別有深意的語氣說道,「他們說你有了漂亮的女孩子,就不來給我過生日了呢~」

鄭允浩低頭看看他那醉得泛紅的小桃子臉,有點好笑又有點無奈的把他的胳膊從自己的脖子上拽下來,假裝很生氣的說道,「哪個不要命的說的啊?看我不扒了他的皮!」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金在中沖完澡出來看到鄭允浩正坐在他的床頭,手裡拿著他和他媽媽的合影。那是幾年前的照片,沒什麼特殊的動作也沒什麼特別的表情,只是倆個人簡單的依偎在一起笑的挺甜的。

「怎麼樣?我很帥吧?」金在中一手拿著毛巾擦著濕漉漉的頭髮,小臉上粉撲撲的,連嘴唇都是亮晶晶的紅色,上身穿著一件白襯衫,只系了三個扣子,白花花的脖子和精緻的鎖骨都在外面露著,鄭允浩不知怎麼的腦袋裡突然蹦出一句話來——美人出浴圖。

金在中看著鄭允浩傻傻的盯著自己,突然玩性大起,單手挑起鄭允浩的下巴,故作猥瑣的笑了笑「怎麼了美人?被大爺我迷住了?」

鄭允浩被迫抬起頭,眼睛順著金在中白皙的手腕一路往上直到對上金在中的帶著笑的眼,不知不覺竟看的有些入神,以前只是覺得他的大眼睛在說話的時候睫毛撲閃撲閃的很靈動,卻從未像今天這樣注視過,那感覺有點像被人點了穴,突然就動不了了。

金在中面對鄭允浩越來越呆滯的表情,很是不解,伸出另一隻手在他眼前揮了揮,「兄弟,你傻啦?」

鄭允浩一把拍掉金在中挑著他下巴的那只手,「滾蛋!我洗澡去!」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轉眼,這夏天已經過去了一大半,氣溫是一天天的降了下來,可這金在中和鄭允浩的關係卻是一天比一天火熱。

金在中順理成章的成為了繼金俊秀之後鄭允浩寢室的第二個常客,早上送完奶若是第一節沒有課就會背著他的小書包跑到鄭允浩那去睡回籠覺。每次都是明目張膽的霸佔鄭允浩的床鋪,打死都不下來。

這倆人混熟了以後,還總是念念不忘第一次過招沒分出勝負那檔子事來,於是動不動就拳腳相加。其實大家心裡都明白,比鄭允浩矮了半個腦袋的金在中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對手,要說偶爾過過招什麼的,也許僥倖能沾點便宜,真要是動起手來,體力上金在中就輸給鄭允浩不止一籌。金在中雖然嘴上死活不肯承認,其實還是挺心悸允浩的拳頭的,可這床鋪爭奪戰的贏家每次卻都非金在中莫屬。

「要知道戰無不勝的阿基琉斯還有腳踵的致命弱點呢,你說是吧?」金在中一邊滿意的在鄭允浩的床上擺大字一邊嘴裡還念念有詞。

氣得正在往朴有天的空床上爬的鄭允浩直接從梯子上蹦了下來,騎在金在中的身上就開始搔他的癢癢,好好的把他收拾了一番。

鄭允浩最見不得就是金在中在他面前耍無賴,見打不過鄭允浩金在中就一骨碌撲到他的床上開始打滾,哼哼唧唧上一陣子,最後再用他那雙黑不見底的大眼睛楚楚可憐的看著鄭允浩。一到這種時候鄭允浩准拿他沒轍,只能是乖乖的讓出自己的位置給他的小祖宗。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天早上的早操鄭允浩因為腳傷只能在一邊見習,站排的時候眼睛一直往金在中他們班瞟可就是不見金在中,這大批隊伍都開始繞著校園跑步了,金在中才背個小書包屁顛屁顛的從大門口跑進來,對著體育部的學哥學姐解釋了半天,也沒見他們有什麼好臉色。

鄭允浩因為足球踢得好外加新生運動會上表現突出,所以跟體育部的人混的還算不錯,看見這情形趕忙上前說了幾句好話。體育部的人一看是鄭允浩的朋友,也就沒再追究,說了句「下回注意啊!」意思意思了事了。

等查早操的人一走,鄭允浩就把金在中拽到了一邊「你怎麼又遲到了?」

金在中本來因為鄭允浩替他說了好話至少不會被扣學分心裡挺高興的,但一想到這陣子一直走霉運的自己還是耷拉了肩膀解釋道「別提了,我送牛奶騎的那輛自行車壞在半路上了,牛奶還沒送完呢,害的我推回到奶站才趕來的。」

「你早上去送牛奶?!」

「對啊。」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鄭允浩早上從水房洗漱回來,拿起朴有天的鏡子開始研究自己掛了一個星期彩的那張豆包臉,除了嘴角還有點淤青以外基本上已經沒什麼大礙了。他一個人光著上半身,下身穿著一件火紅火紅的籃球大褲頭,站在寢室正中間“噗呲噗呲”的傻樂個不停,睡他上鋪的朴有天起身看了鄭允浩一眼,知道他又在那暗爽,也就沒樂意搭理他翻了個身接著睡。倒是和他一起洗漱回來的另兩個室友被他給嚇壞了,這鄭允浩不是被打壞了腦子吧?自從週一跑完早操回來他沒事就拿個鏡子邊照邊樂,也不知道他都在尋思著啥呢?

只有朴有天最瞭解那個“大號蘿莉”鄭允浩在想什麼,大一的新生早上是要集體跑早操的,剛好鄭允浩所在的法律系和金在中所在的中文系一起跑。週一的那天早上,鄭允浩在站排好的隊伍裡百無聊賴的等著體育系的學長們查人數,眼睛一撇就看到遠處急急忙忙的跑過來了一個人,定睛一看,這不是昨天剛和他過完招的那小子金在中嗎?!再仔細一看金在中的鼻樑上、嘴角邊全貼上了Q版圖案的少女系創可貼,樣子比打架那天鼻子裡插著個面巾紙的樣子還搞笑。又因為早操遲到被罰當著兩個系學生的面坐蹲起,惹得兩個系的女生都在那竊竊私語,這讓鄭允浩覺得能造成這樣的娛樂效果他有絕對的功勞,於是他是金在中邊做蹲起邊觀察的都有誰在嘲笑自己的人中笑的最放肆那的一個。

回去以後鄭允浩硬是搖醒了還在昏睡中的朴有天把那天早上的事添油加醋的仔仔細細的講了一遍,其中特別提到了金在中的那兩塊創可貼。

他對著哈氣連連的朴有天說「一個大男人還貼那麼少女的創可貼,他真是個怪胎!」

 

鄭允浩對朴有天說這話的時候,金在中正在給團團打電話「團團你就是個白眼狼!早上非要我到醫院去說是給我換藥,結果不僅害得的我遲到還害得我貼著你那兩塊破創可貼當著兩個系人的面做蹲起!你把你昨天吃掉的那一大碗冷麵都給我吐出來!!!」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久不見了,米娜桑~~~~~peggy肥來啦~~~~~peggy又要來介紹好文啦~~~~~

一段日子沒貼文了,一直想著這次回歸(?)要給大家介紹什麼文,其實這次要貼的文一直在我的名單裡面,只是之前貼的文也都很喜歡,就一直壓後壓後,這次想著要貼什麼文時‥‥就想這次就轉這個吧~~

今天開始要貼的文是校園文《大碗麵》,作者是"小大yoonjae",很奇怪的篇名吧?!當初也是因為這個篇名才點開來看的,還好作者不是取名叫"大滷麵"XDDDDDDD。

故事的開頭就是從一碗"大碗麵"開始的,允在兩人正值血氣方剛的年紀,兩人不打不相識,在中因為家道中落,父親自殺母親因而精神病住院,頓時從少爺變平民,但骨子裡的那股倔氣和對母親的心疼,始得他不得不振作養活自己及母親。而允浩也因這位特殊的朋友,開始漸漸感受到自己對在中不正常的感情,但他不能,他必須藏著掖著,這樣的感情是不對的,允浩在情義和暖眛間掙扎,在中亦是苦苦煎熬,那張不能捅破的紙、那句說不出口的話,兩個人的掙扎‥‥何時才是盡頭?

=================================================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