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

「喂……你剛才為什麼突然發神經生氣?」金在中問。

「你說呢?我昨天照顧某個人到大半夜,結果還要聽自己媳婦兒叫別人的名字……」鄭允浩控訴道,一說到這個就來氣。

金在中鬧了個紅臉:「誰你媳婦兒啊!昨天……真的是你啊……誰叫每次生病都只有昌珉惦記我,你還不知道都在哪兒涼快呢。」

鄭允浩轉頭看著他,力氣不小地擰了一把金在中的臉,引得旁邊的人痛叫了一聲:「幹嘛,還不讓人說實話啊。」

「我警告你,跟那小子保持距離,以後你生病不舒服都歸我管……不對,明天開始跟我一起晨跑,還得多吃飯多吃蔬菜,待會兒就去買鈣片買維生素,你抵抗力怎麼這麼差?」

金在中聽得頭都大了:「早上本來就起的夠早了,再早會死人的!你怎麼跟個老媽子似的?」

看金在中要抓狂的表情鄭允浩就喜歡得不行,沒忍住臉上的笑意,又湊過去親了一口:「床都上過了,這下你該妥協了吧?」

「妥協……什麼?」金在中裝無知。

鄭允浩的呼吸都噴灑在他耳邊,溫溫熱熱的安全的氣息:「我們重新在一起吧,我會很愛你,對你比誰都好,你兒子就是我兒子,我爸媽就是你爸媽,我們一起養狗,一起生活,直到有一天我們都老了走到了生命盡頭,我都是完完全全屬於你的,我會一直陪著你再也不會離開你……」

鄭允浩說話的時候,金在中一直睜著眼睛看著天花板,從頭到尾都沒有眨一下眼睛,因為一眨眼的話,就會有東西不受控制流到眼角外了。鄭允浩說完,覺得自己連呼吸都不敢,緊緊盯著身邊的人,害怕他又說一個不字。

結果那人異常冷靜的模樣,像是沉思了一會兒,才點點頭,仍舊沒有轉過頭來看鄭允浩,但是一開口,聲音裡卻是掩飾不了的一點顫動:「我們……試最後一次,如果再走不下去,我就真的……真的……」

透明的眼淚滑落到金在中的耳畔,一個上午都在流眼淚,他的眼眶早就已經有點浮腫了,鄭允浩心疼地把他往自己懷裡環得更緊了,扭過他的腦袋,和自己的額頭、鼻尖抵在一起:「不會有如果,人犯兩次同樣的錯誤是非常可恥的事,我不會。」

金在中看著鄭允浩的雙眼,裡面是完整的仍然保有期待的自己,他閉上眼,小弧度地點點頭。鄭允浩心頭一陣顫動,好像從心裡最深處舒出了鬱結多年了一口氣。

  

然而沒等兩人溫存太久,臥室門外響起了一陣撓門聲,持續不斷,還伴隨著小奶狗「嗚嗚」的撒嬌聲,不停地控訴忘掉了牠的主人。金在中一個機靈跳起來,動作太大牽連到了某個部位,一副齜牙咧嘴的模樣。鄭允浩扶著他的腰幫他揉了揉:「幹嘛這麼激動?」

「豌豆!牠餓一晚上了!」金在中眼淚汪汪地說:「我昨晚回來看牠睡得香,就說洗完澡再餵來著,結果後來我自己睡著了……」

鄭允浩嘆了口氣,吩咐他:「我去餵牠,你待著別動,我待會兒買點消炎的藥回來給你擦擦。」

金在中可憐巴巴地點點頭,鄭允浩起身熟門熟路地從金在中櫃子裡翻出了自己穿過的衣服,然後才去打開門,一開門就看見豌豆也是一臉的可憐巴巴。鄭允浩撲哧一聲笑了,主人和狗兒子的表情還真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他一把撈起想往床上竄的小狗:「走吧兒子,給你找吃的去。」

躺在床上的金在中深深呼了口氣,把臉埋進被子裡,卻是抑制不住的內心的雀躍。

  

*

  

一個下午金在中都皇帝似的待在床上舒舒服服地玩電腦,指揮著鄭警官把床單換了洗了,又把家裡裡裡外外打掃了一遍,還給豌豆洗乾淨了狗廁所,最後鄭警官還任勞任怨地去買了一大堆菜回來做給金在中吃。

中途鄭允浩要給金在中上藥,雖然已經被這樣那樣過了,但金在中畢竟還是難為情,死活也不肯讓鄭允浩動手,結果自己躲浴室裡折騰了快半小時才勉強塗好,自己還疼得死去活來。

明明之前也沒覺得有多疼啊TUT

晚上的時候鄭允浩厚著臉皮問:「可以留宿嗎?」

金在中黑著臉:「不!可!以!」拜託,萬一他又獸性大發了,自己的小命就真的不保了好嗎?

禁欲多年的男人激動起來是很可怕的!

於是鄭允浩嘆了口氣頗哀怨地看了金在中一眼,把豌豆抱起來親了一口,還是乖乖換了鞋出門,開門的時候回過頭問他:「明天早上起得來嗎,我下午要開會,沒時間過來。」

金在中:「起不來,開你的會吧,我又沒想見你,每天都看會膩的!」

鄭允浩:「真不誠實。」

金在中:「……你快走吧。」

等屋子裡又只剩下一人一狗了,金在中才繃不住了情緒,彎著嘴角把豌豆抱著狠狠蹂躪了幾把,覺得心裡腦子裡都是滿得要溢出來的幸福感。

又輸給他啦……可是好像沒有什麼不好的。

  

 

 

 

 

  

☆ 13.

忙完一上午的工作,金在中剛掛完一個電話就看見一個陌生的號碼閃現在螢幕上,工作性質的關係,經常會有不認識的電話聯繫,他沒怎麼奇怪地點了接通:「喂,您好,請問哪位。」

「阿……阿姨?」

打電話的是鄭允浩的媽媽,約他有空的時候到家裡吃飯,金在中嚇了一大跳,當然沒有那個膽量,更不知道鄭媽媽這通電話是有什麼原因……他沉默了一會兒說:「如果阿姨方便的話,我請您在外面喝下午茶吧。」

金在中把地點選在一家古色古香的茶館裡,茶館每天有戲曲表演,無論鄭媽媽找他是要說些什麼,都可以稍微緩解一下尷尬。

  

怕讓長輩等,金在中去得很早,點了一壺茶,讓過會兒再上。坐下的時候外面開始飄了小雨,不多一會兒,鄭媽媽拿著傘也到了。金在中站起來,有點侷促地給她拉開了竹椅,然後讓服務員上茶。

「阿姨,你找我來……」

這一次比上次更仔細地看清這個年過半百的長輩,如果說第一次見到鄭媽媽時驚訝她溫婉又年輕的面容,這一次金在中也不得不承認,在他們長大成熟的同時,父母是真的老了。金在中忽然想起很久沒見面的父母,一時間有些五味陳雜。

「你的電話我是問有天要的,我來找你的事並沒有告訴允浩……」鄭媽媽說著,手握著茶杯放到身前,雙手摩挲著杯身:「他可能是早就對我和他爸失望了,我總是說自己所有事都是為了他好,但還是常常讓他難過。」

金在中有些侷促地坐在那兒不置一詞,鄭媽媽看著他,笑了笑:「你這孩子,看起來比念書那會兒沉穩多了。」

「我很後悔那時候跟你說那些話,我是長輩,卻沒有盡到長輩的責任,那種時候沒能支持你安慰你,反而讓你感到了失望,阿姨……必須得跟你道歉。那時候我和他爸爸想得太簡單了,也只考慮到了我們自己,只考慮了允浩的前程,卻沒有站在你的立場是思考過。

雨開始變得瓢潑,打在窗玻璃上,啪嗒啪嗒。

「上次在醫院,多虧你看見了欣欣,不然我可能連孫女兒都丟了……那時候太震驚,一時間也忘了跟你道謝。」

「阿姨,您不用謝我,我也只是剛巧看見欣欣,換做是別人,也會這麼做的。」

鄭媽媽笑著看他:「允浩最近一定都和你在一起吧?」

「啊……?」金在中咬咬唇,默認了。

「上次你說那個小孩子是你兒子,我還以為你已經結婚了,後來去問了有天才知道是你收養的孩子……幸虧你沒有結婚,不然,允浩就算什麼都不說,但心裡可能真的一輩子都原諒不了我和他爸爸。」

金在中啞然:「阿姨……」

鄭媽媽看著金在中有些不安的樣子,心裡有點難過:「我和他爸爸已經想通了,日子是你們自己的,要怎麼過我們也管不了……允浩那麼喜歡你,我也清楚你是一個好孩子,雖然你們結不了婚,沒辦法有自己的孩子,但是既然經過這麼久如果你們還是走回了這條路,我希望,你們能好好地在一起,好好地照顧對方……」

「我和他爸爸,現在也沒有立場能說些什麼……他爸爸是面皮薄好面子的人,也拉不下臉來跟允浩好好聊聊。允浩現在越來越獨立了,回家的時候也不願什麼事都和我們說。我知道現在再來要求你很自私,但是在中,允浩是我一天天養大的孩子,我不想看見他未來那麼漫長的人生都生活在孤獨裡。我不清楚……或許你有了新的生活,可是,希望你能真的諒解我們諒解他。」

金在中最後的一道防線也被打破了,他低著頭看不見眉眼,只是小幅度地點了點頭:「阿姨……謝謝你能跟我說這些。我、我會好好照顧他的……我們,會好好地在一起。」

金在中說完,抬起頭,鄭媽媽眼眶裡含著水汽,微笑著:「……謝謝你,謝謝你這麼多年還在等他。」

戲臺子上開始唱戲,氣氛也變得輕快了一些,鄭媽媽有一搭沒一搭地看著戲,問起呈呈:「你養大那個孩子,很辛苦吧?」

金在中搖搖頭:「他很乖的。」

鄭媽媽面容溫柔:「下次帶他到家裡來吃飯吧,你照顧不過來的時候我也可以幫忙的,他還可以和欣欣一起玩,欣欣會很開心的。」

金在中笑著答應:「好的,有空的話我會帶他過去的。」

  

*

  

一直待到了雨停,從茶座出來金在中送鄭媽媽上了車,沒再回電視臺,而是給鄭允浩打了電話,他大概沒和鄭媽媽說已經和好的事,也不知道鄭媽媽來找他。

接電話的人正在辦公室百無聊賴地看案情卷宗,兩個女士在興致勃勃地討論著住房裝修的事,問鄭允浩的意見,鄭允浩聳聳肩:「我一個人住,哪有那麼講究。」

說到這裡……鄭允浩想起來了一件事,於是正好接到金在中的電話時就順口提起了:「事情已經發展到這樣了,我們要不要再考慮更進一步?」

金在中莫名其妙地問:「怎麼更進一步?」

鄭允浩笑:「搬到我家來吧,如果你不願意,那就只能搬到你家了。」

「喂……」

鄭允浩理直氣壯:「反正我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分居,不過等豌豆再長大的話,你那小屋容不下他吧?」

金在中笑了:「所以你送狗的時候還留著這手啊,那大不了我再還給你咯。」

「乖,以後不准說這種話。」

金在中一邊走一邊和電話裡說:「你在窗邊嗎?」

鄭允浩握著電話走到窗邊,金在中問:「看見了嗎?」

城市的半空中掛著一輪彩虹,昭示著雨過天晴的靜謐。鄭允浩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氣,不經意地低下頭,看見樓下站在的人正舉著手機衝他笑,鄭允浩的心跳驀然就加快了,感受到一種抑制不住的悸動。

他轉身拿了外套,說了句「我有事先走了。」就急沖沖衝出了門,留下幾個人面面相覷。

「我就說我就說副隊怎麼可能單身?!」

「尼瑪都要同居了……沒想到這麼開放!」

「啊啊啊嫂子一定上輩子拯救了地球才能遇到這麼好又這麼帥的男人……」

朴有天從他的辦公室裡拿著咖啡杯出來:「又好又帥的男人,說我呢?」

一眾:「.........」

  

  

 

 

 

 

☆ 14.

金在中還是沒有立刻同意鄭允浩要他搬到他家去的提議,不過還是蒞臨了一下鄭允浩的新居去考察一番,順便帶上了豌豆提前去熟悉環境。

鄭允浩的房子地段很好,高檔社區的獨棟別墅,聽他說用掉了當兵多年的積蓄外還附帶讓他哥贊助了一點。花園裡種著紫薇和木槿,鄭允浩說家裡的阿姨每兩天會在他上班的時候過來照顧一下,現在已經長活了,看起來開得很豐盛。

「過段時間我去買點料給豌豆砌個寬敞的狗屋,他長大的話就不能住家裡了,會把家到處弄得亂七八糟。」

金在中懷裡的豌豆「嗚嗚嗯嗯」地叫,表示著抗議。鄭允浩哈哈大笑,一隻手把狗提起來枕在胳膊上開了門。

 

裝修很簡潔,果然是沒怎麼花心思,不過看起來很大方舒服。

金在中換了鞋走進客廳,然後就控制不住大叫起來:「戰神3!蝙蝠俠!神秘海域!刺客信條!好齊全!」

鄭允浩笑著走過去,看金在中興致勃勃地一盒盒翻看,眼裡冒著紅星。

「怎麼樣,還算對你胃口吧?」

金在中挑挑眉:「還算你聰明,都上交啦!不過這個你是從哪兒搞到的,限量版,而且才剛剛發行啊?」

「那天看你微博轉,見你喜歡,就拖朋友去問了,剛好有個髮小是做遊戲的。」說完鄭允浩想了想,道:「你還沒見過我從小玩到大的朋友,改天帶你一起去。」

金在中撇嘴:「才不要,你們這些軍二代架子一個比一個大。」

鄭允浩敲他腦袋:「還有誰架子敢比你大?」

金在中眉開眼笑:「那倒是。」

  

鄭允浩到開放廚房現煮了兩杯咖啡,端過來的時候金在中正倒在沙發上看遊戲碟,豌豆在地上扒著沙發布,想往上蹦半天也蹦不上去。鄭允浩放下咖啡,把豌豆撈起來放沙發上,然後坐到了金在中身邊:「我明明是帶你來驗收房屋的,結果你就只關心遊戲。」

金在中哼哼:「看過啦,挺好的,適合你。」

「搬過來吧……你住進來,我每天都陪你玩遊戲。」

金在中正要說話,手機響了,是平時不常用的鈴聲,金在中一個機靈,跳起來掏手機。鄭允浩莫名:「誰啊你那麼激動?」

這頭金在中已經接起了電話:「金俊秀!你終於有空給哥打電話啦?」

得,鄭允浩自動噤聲了。

「回來?哪天?」

「啊?怎麼搞的……」

「別難過了乖,到時候我去接你。」

兩人又膩歪了半天,金在中才掛了電話,轉頭瞧見鄭允浩臉都黑了:「你給他設單獨的鈴聲?還跟他乖過來乖過去的?」

金在中有種不好的預感,不由自主往後躲了幾分:「你、你別亂來啊……別什麼飛醋都吃行不行?」

鄭允浩「哼」了一聲,把金在中手裡的手機奪過去,霹靂啪啪按了一通,等送回到金在中面前時,發現金俊秀那一欄裡本來的獨一無二的鈴聲變成了默認鈴聲,然後鄭允浩撥了個電話過來,金在中默然……響起的鈴聲就是之前金俊秀的那個。

「小心眼真可怕……」金在中總結道。

  

*

  

金俊秀回國那天金在中有外出任務,採訪結束讓朴有天開車去接他,緊趕慢趕到機場,金俊秀的航班正好落地。

又等了二十來分鐘兩人才看見不疾不徐走出來的金俊秀。他染著一頭栗色的頭髮,看起來很有活力,英倫的外套襯得他氣質大不相同,雖然偶爾也視頻聊天,但見到真人金在中還是受到了一點衝擊,他撲過去抱住金俊秀:「寶貝兒你其實有個雙胞胎弟弟吧!我那個土裡土氣的俊秀呢?!」

金俊秀回了他一肘子:「你才土你全家都土!」

朴有天站在旁邊看他倆打趣,笑著把金俊秀身後的推車拉到了自己手上,金俊秀這才看見他,輕微呆愣後也笑著過去給了他個熊抱:「這麼好,你也一塊兒來接我?」

朴有天攬了攬他的腰,笑:「挺好,沒瘦。」以前總是被他嘲笑胖的金俊秀於是又對他各種拳腳招呼了。

  

回程的路上金在中問他是回他父母家還是跟自己回去,金俊秀搖搖腦袋:「去我哥店裡。」

幾年前金希澈炒了報社老闆,自己盤了個店面賣炸雞,結果炸雞店還真的開得紅紅火火,這還沒多久已經擴張成了兩層樓的速食咖啡廳。

金在中張大嘴:「我以為你開玩笑的,你該不會真的是回來和你哥一塊兒開炸雞店的吧?」

金俊秀點點頭:「對,我哥他一個人忙不過來,他自己說的,只要我肯回來,賺的我倆五五分成,比我在雜誌社賺的多好幾倍呢,有錢不賺,我又不是傻。」

「那你未婚妻呢?」朴有天看著前面的路,似是不經意地問。

「啊……」金俊秀抓了抓腦門:「她希望我們能在拉文納姆定居,不願意跟我回國,我這麼根正苗紅的愛國青年當然不能把自己一輩子葬送在大不列顛,所以就分咯。」

金在中聽得哈哈大笑:「早說了洋妞不好找,哪有那麼容易死心塌地跟你回小地方的……」

「嘿嘿,所以我還是決定回來重覓新歡。」

朴有天是從後視鏡裡看了眼金俊秀,眼神幽深。

  

晚上鄭允浩給金在中打電話,金在中有些奇怪地說:「我問你啊,你怎麼看有天?」

鄭允浩莫名其妙:「什麼怎麼看?花心大蘿蔔?夜店小王子?霸道警官?」

鄭允浩每說一個金在中就哈哈大笑一下,笑了半天才說:「誰問你這個了,我是說性向,性向。」

鄭允浩被他攪得一頭霧水:「性向?!他一個月換兩個女友你還問他性向?」

金在中平躺在床上嘆氣:「算了,你這種直男是不會懂的,掛了,白白。」

電話那邊的人還愣著:「……我還算直男?」

金在中嗯哼:「一天是直男,一輩子是直男,你在我這兒是特例。」

  

掛了電話,金在中把豌豆抱在懷裡揉過來揉過去,想起白天的時候,他跟朴有天說金俊秀辭職回國時朴有天的奇怪反應,還有機場時兩人那種有些微妙的氣場,以及車上朴有天的情緒和眼神……當記者多年的敏銳觀察力讓金在中想起一件由來已久的事……擦,該不會他倆真被他多年前說中了,有什麼不對勁吧?!

他低頭和小傢伙大眼瞪小眼半天,然後一拍床:「你怎麼長這麼快?!前兩天不還這麼短嗎?」

豌豆歪著頭看他,一片茫然。

 

================================================

 

 

 images  

↑↑↑鬆獅犬小時候真的是可愛史了~圓圓的一團,不過看那四肢啊~那粗的咧~

 

 maxresdefault

 長大了......果然是很大一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ggy1028 的頭像
peggy1028

佩奇的閒言閒語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