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新 App 上架-iFontCloud Professional[公告] 痞客邦後台發表文章提供插入多張圖片新功能[公告]痞客邦新服務上線 部落客商店聚集就在《痞市集》[公告] 部落格「快捷功能BAR」改版介紹[公告] 痞客邦「快捷功能BAR」6月4日改版通知
★☆★佩奇の公佈欄★☆★

繼上一篇慶祝咱們的總攻鄭先森新戲上檔轉PO的溫馨巨作之後,接下來咱們就來慶祝即將結束的鬼月(這哪一招),我決定這次要轉我很喜歡的作者季優亞的《養鬼》。

這篇《養鬼》看名字有沒有一絲絲毛骨悚然的感覺,但千萬不要被作者給唬住了,裡面的內容一點也不嚇人,雖然免不了會有一些描述各種各樣鬼的畫面,但還不足以讓人看得冒出一身冷汗、頭皮發麻的感覺。記住,這是允在的愛情故事,不是靈異小說,自然嚇不到哪裡去。

我在看這篇的時候,一開始追文剛看開頭就想這次優亞是要寫什麼小品的文嗎?這看起來不像是講愛情故事的啊?就很好奇優亞大是要在這樣奇葩的題材下如何展現允在的愛情,但這文就像她的那篇《反轉劇》一樣,文中一點一點透露出來的訊息,愈到文後面漸漸浮出的真相,然後你就以為劇情肯定是這樣那樣,沒想到卻是那樣這樣,反轉的讓人張大嘴巴怎麼都猜不到劇情會是這樣發展,也再次佩服優亞構思劇情的能力,再再讓人折服。這文另一個很大的特點就是很爆笑,簡單的說就是披著鬼皮實則是個爆笑喜劇浪漫又虐戀的允在文(這什麼鬼註解)。

《養鬼》裡的金在中是個出過一場意外而喪失部份記憶的獸醫師,因為那場意外讓膽小的金在中可以看見別人看不見的東西,而且運勢好像也愈來愈糟糕,所以求助了沈大師,而沈大師給了他一個可以豢養大鬼的戒指,說可以幫他消災解難,金在中雖然怕鬼卻頓時覺得一個無依無靠的大鬼很可憐所以就領了戒指回家。從一開始的陌生到後來的熟悉,大鬼愈來愈黏他,雖然這個大鬼很小孩子氣、很傻B,但金在中一直覺得這個大鬼是個很特別的存在,隱約中兩個人好像在很久以前就認識了,大鬼說他姓鄭,自己的生命中似乎也有一個很重要的人姓鄭.....

 

===========================================

, , ,

Posted by peggy1028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貳拾參】

說起來,金在中也算失敗,都說到這個點上了,鄭允浩都還是正正經經的帶著他回了婚宴。

婚宴一直鬧騰到後半夜,水榭宮前前後後都是個妖,一個個喝的酩酊大醉的。狼王成親是喜事,他們也是高興。可金在中不樂意了,像個小尾巴似得跟著鄭允浩。他走到哪,他便憋著嘴跟到哪。鄭允浩回身把他的手牽過來,沉聲:「睏了先去睡吧。」

「不成,我得和你一起睡。」說著,又扯了扯鄭允浩的袖子小聲,「呐,鄭允浩,你趕緊把他們都送走成不?」

「你急什麼?」鄭允浩又沉聲。

金在中聳聳肩:「誰急了!」

, , ,

Posted by peggy1028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貳拾壹】

最後這兩日裡,金在中安分地待在宮裡頭,白日裡陪著皇后賞花,傍晚又陪著皇帝看戲曲,偶爾也會去太子殿看看新上任的太子在做什麼。但每次人家都是在看治國之道,守國之法,嗯,比自己以前用功多了。照理說,立了太子後,各個皇子都該搬出去,但金在中說要遲幾日搬,皇帝也許了。

安生這兩日,日子倒也過的挺長。

 

可第二日的深夜,鄭允浩來了,拿著喜服。

金在中坐在床榻邊看著他,一雙眸子濕噠噠的。他說:「鄭允浩,你來啦。」鄭允浩點頭,把兩件喜服放到他身邊,紅的好看。金在中見了,摸了摸,點點頭說,「這家店的手藝好,布也用的好,我就中意這家的。」

, , ,

Posted by peggy1028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拾玖】

一到冬天,金在中就特別捨不得被窩,即使醒著也要窩在被褥裡好半天才起來。其實他這天天沒事幹的人起不起都無所謂,可他就是要扯著鄭允浩也晚起,縮在鄭允浩懷裡嘀咕這嘀咕那的就是不肯起也不讓起。鄭允浩也不惱,與他躺著,鄭允浩本就是狼妖,體暖,金在中抱著不願鬆手,在他肩膀處蹭著下巴問:「這一眨眼的又要過年,我都要十九了。」

「你過幾個年都一樣。」

「我也覺得自己特別顯小。」金在中摸了摸自己的臉。

「……我說的不是你的臉。」鄭允浩側身,把他擁進懷裡一些,「再躺一會就起來吧。」

金在中摸了摸肚子,覺得有些餓了。這賴床雖然暖,但卻錯失了吃早飯的機會,為此金在中也是糾結挺久,到底是起來吃呢,還是躺著暖呢。本來想選吃的,但一看鄭允浩擁著他也任憑他賴床,便覺得這懷抱比吃的更重要些。

, , ,

Posted by peggy1028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拾柒】

自從和鄭允浩好上後,金在中就一直挺嘚瑟。這不安分了幾天功夫,就提議要回一趟皇城。你說親也親了,抱也抱了,也差不多該見見家長成個親了。可這是金在中自個兒腦子裡的小算盤,鄭允浩可是不想隨著他回皇城去拜見什麼勞什子岳父岳母。要說年紀,他們哪一個比的過他,難道還要他一隻千年狼妖給兩個人類磕頭跪安嗎?

於是鄭允浩便告訴金在中:「你是向我求親了,但是我未曾答應過你。」

「那你答應我唄?」金在中皺皺眉,拿著一支毛筆拔著毛玩兒。

「哪有一好上就成親的?」鄭允浩反問他。

金在中嘆氣,湊過去拉著鄭允浩的手晃了晃:「那得多久?」

, , ,

Posted by peggy1028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拾伍】

金在中也不曉得月華為什麼與他生氣了,只知道他現在悶悶不樂地躺著小憩,金在中手裡握著筆,紙上的墨汁還未乾,一股子書香氣息。金在中用腳趾頭戳了戳月華,小聲喊道:「月華?」

月華沒理他,金在中湊過去,仔細看了看,原是真的睡著了。金在中沉思一會,毛筆沾了沾墨汁,在他臉上畫了隻王八。所謂欺人太甚何人不發威,何況月華是隻狼。待他醒後,自然又是好一陣鬧騰,金在中卻只得笑著說誰讓你不理我的。月華沒轍了,只要抓抓腦袋問他:「金在中,你知道江南精怪嗎?」

「曉得啊,我自小愛看圖畫書,怎麼會不知道這個。」金在中坐正了,一本正經的語氣,「我跟你說啊,這精怪裡頭,狼與蛇稱頭,蓮花精比狐狸精還美。」

「你還知道的挺多。」月華眼睛亮了亮,「你且再說說。」

「狸貓精善變,桃花精多數不是老者就是少年少有女子成精,還有還有……」金在中說著,月華聽著。

, , ,

Posted by peggy1028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拾參】

「我跟你說啊,這不消化就是吃的太多,喝點藥,少吃點,一天就保准好了。」月華坐在金在中床邊磕著瓜子說個不停,身邊桌子上還放著一疊糕點,時不時的就拿來咬一口。

金在中苦著臉捧著月華給他的藥碗小小地抿了一口:「你這是哪找的藥,好苦啊。」

「我從沒撐著過,能找來就不錯了。我還特地給你熬成了湯,加了點糖。」月華咬開一顆瓜子,「快喝快喝,男子漢怕什麼苦。」

「我這不是喝著嘛……」金在中閉眼,一手拿著藥碗一手捏著鼻子,張嘴。

還沒倒進嘴裡,門被推開了。是蓮生,他端著一碗湯藥進來。金在中朝著蓮生打了聲招呼,瞧著他手裡的那碗湯藥皺了皺眉:「還有一碗要喝嗎……」蓮生並未立刻回答他,只是走近了伸手遞給他。金在中一手接過,蓮生又拿過了他手裡方才那碗。

, , ,

Posted by peggy1028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拾壹】

「蓮生這麼過分啊……」

月高風黑,太子寢宮裡頭兩個腦袋湊在一起,穿戴整齊的剝瓜子吃。金在中聽著月華的抱怨,不禁搖搖頭,咬開一粒瓜子。眼前的月華還在喋喋不休的抱怨,比金在中還能說。但鑒於金在中是個話嘮,也不嫌他煩人。

「你都不知道他多過分,仗著自己本事好,可沒小瞧我!」月華抓了幾顆花生過來,剝開了扔進嘴裡,「幫我倒杯茶水。」

「哎好。」

「謝謝。」

, , ,

Posted by peggy1028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玖】

第二天,金在中起了個大早。鄭允浩親自為他備好了筆墨,可是金在中借著吃早點磨蹭了一早上,然後看了看時間,要吃午飯了。於是又磨蹭了兩個時辰,鄭允浩也不急,陪著他耗。末了,金在中又說:「我琢磨著這時間該吃晚飯了吧?」

鄭允浩點頭:「要不夜宵也替你準備了。」

「哎,那倒不用,我吃好就睡了。」

「……金在中,你可想好了,畫還是不畫。」

「我畫啊,誰說我不畫了。」金在中瞪大眼睛,「我是那種言而無信的人嗎?」

, , ,

Posted by peggy1028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柒】

長眉喜歡清靜才住在這白靈山,所以放鞭炮這事兒鄭允浩是沒准許。可到底還是吃到了熱騰騰的年糕,穿上了紅色的夾襖過新年了。金在中拿筷子戳起沾了糖的年糕,一大口的往嘴裡送,嘴角粘著白糖,舌尖一舔,甜到心裡去。

鄭允浩就這樣看著他把一盤子年糕都給吃了,期間金在中問他要不要吃,他搖頭,金在中也不客氣地吃完了。眼下,少年坐在庭院裡,摸著圓鼓鼓的肚子呼出一口暖氣。周圍覆著雪,白色的梅花隱沒,紅色的梅花嬌豔,黃色的梅花幽香。

月色灑下,倒是一副美景。比不得山下那些熱鬧,卻雅致的很。

穿了新衣裳,吃了熱年糕,金在中一點也不覺得外邊冷。反倒是在這大過年的日子裡,和鄭允浩兩個人坐在庭院裡看月亮,賞雪梅,吹涼風。誰也沒說話,但卻默契的安靜。末了,鄭允浩問他:「冷不冷?」

金在中搖頭。

, , ,

Posted by peggy1028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