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豐掌櫃《超級吸金王》活動賽況排行及得獎名單[公告] 即日起,MIB也能變購物金囉![公告] 豐掌櫃《最佳銷售王》賽況排行 (6/15 得獎名單公佈)[公告] 痞客邦 PIXNET MIB(MONEY IN BLOG)部落格廣告分潤計劃申請流程調整[公告] 2015年度農曆春節期間服務公告
★☆★佩奇の佈告欄★☆★

★★★親愛的親估們~~因為我星期四要到新加坡旅遊,所以這禮拜不會PO新文,等看文的親估們請再等等哦~安妞!(# ̄▽ ̄#)

 

鄭允浩 首張迷你日語專輯《U KNOW Y》。首發「Burning Down」

 

Chapter 51

 

我愛你。

不過簡單三個字,卻承載了一個人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這是承諾,也是決心和信念,是準備為另一個人付出一輩子而無怨無悔的誓言,所以才會顯得那麼的彌足珍貴。

鄭允浩覺得自己從來沒有——也絕不可能再有機會——像眼下這般,毫無保留的、毅然決然的跟另一個人表露心跡了,這讓這場看似普通的告白變得如此的非比尋常,如此的難能可貴。

「和好吧,在中,就算你堅持要去法國……我不會再攔著你了。」他說,一手撫上金在中那被夜風吹得略嫌冰涼的臉。「其實仔細想想,三年和一輩子比起來,也不算太長。況且想你的時候,我又不是不能去法國看你。」鄭允浩的語氣有些無可奈何,態度卻意外的堅決。

, , , ,

Posted by peggy1028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Chapter 49

 

金在中的家距離超市並不遠,走路也就十分鐘左右的時間,但眼下這段本沒有多遠的路程對兩個相對無言的人來說卻實在是遠得有些可怕。金在中不想跟鄭允浩說話,顯然,鄭允浩也沒有主動跟他攀談的意思。兩個人就這樣一前一後的默默走著,就像是兩個素不相識的陌生人,只不過是碰巧走了同一個方向。

到了家門口,金在中掏出鑰匙,遲疑了下,還是跟鄭允浩坦言了自己還沒有告訴金媽他們已經分手了的事。「我媽心臟不好,我怕刺激到她。」他如此解釋道,也不等鄭允浩作任何表示,就逕自打開了門。

鄭子櫟早在聽見他掏鑰匙的聲音的時候,就已經迫不及待的蹦到門口來了。一邊嚷嚷著你回來啦,一邊殷勤的遞上拖鞋。

說來也怪,以前鄭子櫟只要看到他就總是一副煩不勝煩的樣子,如今卻像是完全變了個人似的,很喜歡黏著他。那股緊張勁兒,就像是生怕他又給跑沒了般。就說今早他要準備去上班吧,鄭子櫟也是鬧了大半天,在得到他絕對不會跑掉的承諾後,才不甘不願的跟著金媽一起去遛彎。

, , , ,

Posted by peggy1028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81bb885ctw1esytodd4v8j21kw268wn0

 

昨晚有事沒有空PO婚慶文,想說就這樣吧~但還是忍不住想PO點東西,所以有了這篇遲到的婚慶文,不過我想.....這應該是我最後一次寫婚慶文了,並不是不再支持允在了,只是如果一直是如此的現況的話....老實說除了放放圖、說些心願的話之外,我實在不知道還能再寫些什麼.....

 

 

 

, , ,

Posted by peggy1028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引用(0) 人氣()

Chapter 46

 

PM 10:05 為什麼不接電話?在忙?還是喝醉了?見短信,回電話。

PM 11:17 為什麼一直不回電話?你到底在忙什麼?!(憤怒的小人頭)

PM 11:25 難道是喝醉了?你在哪裡?我去接你?

PM 11:48 你他媽倒是回我電話啊!!你到底在哪裡?!(三個憤怒的小人頭)

, , , ,

Posted by peggy1028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Chapter 44

 

數日後,一則八卦新聞忽然在網路上激起了千層浪。

新聞的一開頭就是一張狗仔隊拍到的兩個男人甜蜜共進晚餐的照片,其中一位赫然就是如今正當紅的男神晟宇,而另一個——因為角度的關係,只拍到了他的背影,所以不太容易辨認出對方究竟是誰。如果只是這樣一張連第二主角的臉都看不見的照片,是不會有太多的新聞價值的,問題的關鍵還在晟宇左手腕上的那條手鏈上。

由於拍攝距離有些遠的緣故,照片拍得不夠清晰,但從顏色和輪廓上依稀可以辨認出那條手鏈是去年在鄭氏的周年慶上以八十八萬的天價被鄭允浩拍下來的“天使之淚”,世上獨此一條。為了證明這不是在瞎掰,網站還特別找來了“天使之淚”的近景照,供網友們對比。最終得出結論,那個和晟宇甜蜜共進晚餐的男人不是別人,正是鄭氏財團的CEO,鄭允浩。

於是,短短的一個小時之內,該新聞就佔領了國內各大門戶網站的娛樂版頭條。

, , , ,

Posted by peggy1028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Chapter 41

 

二月的最後一天,被陰霾籠罩了大半個月的天空也終於放了晴,明媚的陽光為肅穆的莊園帶來了些許春色。

由於這天是鄭太的生日,所以鄭家從一大早開始就顯得異常的忙碌和熱鬧。

草坪上擺起了長長的自助餐桌,桌上陳列著各式各樣精緻的美酒佳餚,星級酒店特聘的廚師們正烹調著世界各地的美食。鵝黃色的小圓桌星羅棋佈,點綴在一片綠色之間,明快的色彩讓人的心情也不由變得輕快起來。閒置許久的噴泉此刻也流淌出了晶瑩的泉水,嘩啦啦的水聲和悠揚的管弦樂交織而成歡快的樂章。精心打扮的人們三三兩兩的圍坐在桌旁,一邊享受著美食,一邊輕聲交談,小孩子們則撒丫子的在草地上奔跑跳躍追逐嬉戲,玩得不亦樂乎。

由於這是鄭太在海外旅居多年回國後的第一個生日,所以派對的豪華程度是空前的,引得各路富商和名流們趨之若鶩。畢竟誰都不想錯過這個能光明正大的跟鄭家攀關係的機會。而那些聚集到這裡來的人們,本身大多就非富即貴,就算不是衝著鄭家,彼此之間若能結下交情,也自覺這趟來得頗為值得。

, , , ,

Posted by peggy1028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Chapter 39

 

金在中想自己既然答應了鄭允浩要和鄭子櫟好好相處,就不能只是光說不練。

鄭子櫟每天晚上睡覺前都要喝牛奶,金在中就乾脆趕在傭人前面先把牛奶熱好,然後親自端了過去。

「我可以進來嗎?」金在中敲了敲門,房內的鄭子櫟毫不猶豫的說不可以。可即便如此,他還是推門走了進去。

鄭子櫟看到金在中進來,急忙將日記本藏到枕頭底下,生氣的說:「你怎麼跟我爸一樣?!說了不可以還要進來!」

, , , ,

Posted by peggy1028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Chapter 37

 

沿著一條蜿蜒的山路一直走,路的盡頭是一片茂密的樹林,樹林包裹之下,有一個佔地很廣的莊園,莊園的中央矗立著一幢北歐風格的灰白色大房子。房子不高,只有四層,除開第一層外,其餘每層每個房間都配有大大的落地窗和陽臺。和某些建築物刻意做出來的年代感不同,眼前的這幢房子只一眼,便給人一種已歷經了百年風霜的感覺。鄭允浩說當年打仗的時候,房子的西邊一角曾被炸毀過,如今金在中所看到的這個已經是後來經過了多次修復的。

房子的正前方有一個高五米不到,直徑約八米左右的白色噴泉。由於冬天的關係,池子裡的水已經被抽乾了,但是池底打掃得非常乾淨,看不見一丁點的枯枝和落葉。事實上,不只是噴泉,整座莊園都感覺不到丁點冬季特有的蕭索,在一片蒼松的襯托下,倍顯沉靜莊嚴,叫人莫名的有些敬畏。

這麼大一幢房子,傭人就算沒有一百,也有八十吧?金在中想,結果前前後後算下來,也才三十人不到,簡直不可思議。

「平常這裡就連我都很少回來住,怎麼可能用得著那麼多的傭人?」鄭允浩說。

, , , ,

Posted by peggy1028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Chapter 35

 

如果有人問金在中,這輩子最幸福的時候是什麼時候,他一定會告訴對方是鄭允浩剛喜歡上他的時候。那個時候,兩個人整天的膩在一起,哪怕什麼也不做,一句話也不說,就這麼彼此靠著各做各的事,但是只要知道對方就在身邊,伸出手就能碰到,便能感到滿滿的幸福。

雖然長時間的同住在一個屋簷下,兩個人之間很難沒有摩擦,也會跟別的情侶一樣,為了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吵架鬥嘴鬧彆扭,但他們一直都能做到彼此包容和原諒。金在中覺得自己在這點上尤其值得嘉獎,簡直可以堪稱是楷模中的楷模!因為他需要包容的物件不是別人,是鄭允浩,一個世界上性格最爛嘴最損的男人!

我們暫且不去管鄭允浩到底是不是全世界最損的人,因為這實在不好評價,尤其是當他發揮的好與壞完全取決於金在中說不說得過他的時候。也就是說,金在中說得過時,鄭允浩就不算損,說不過時,簡直損得天理難容。當然,每當鄭允浩損起來時,金在中也是要反擊的,通常是手邊有什麼,就拿什麼砸他,兵器常以枕頭抱枕一類的居多。倒不是說金在中擔心稍硬的東西會砸傷鄭允浩,這是聖母白蓮花才有的思想,而他是個生起氣來連他自己都覺得可怕的猛男!他只是覺得靶心要是不小心偏了,砸壞了別的東西很不好!畢竟,這是他跟鄭允浩的私人恩怨,與東西無關!

而每次鄭允浩要是只被砸個一兩下,還能假裝不在乎,次數多了也會黑臉,氣呼呼的撲過去,掐著金在中的臉就分別往左右使勁扯,問他還砸不砸了。金在中一邊嘴巴漏風的說有本事你別掐我臉,一邊揮舞著爪子去撓他。然後兩個人就會非常幼稚的扭打成一團,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勢。只是特別奇怪的是,每每打到最後,兩個人竟然又莫名其妙的抱在一起親來親去了。接著就又開始互相擠兌,這個說有種你別親我,那個說明明是你先親的我。再往下,就不管到底是誰先親的誰了,直接扒了衣服褲子見。等到金在中被幹得又哭又喘,一會兒叫快點,一會叫慢點的時候,再問他剛才兩人為什麼會吵起來,鄭允浩究竟錯在哪了,他就會非常無奈的說已經不記得了。

, , , ,

Posted by peggy1028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Chapter 33

 

酒過三巡,喝高了的任飛開始大放厥詞,無外乎就是讀書好有屁用,讀書好的後來都混成了一臉熊樣之類的話。現場許多人聽了都很不樂意,卻又沒人敢冒然站起來反駁他。他們那桌的大多數人書確實讀得不怎麼樣,但人家就是有本事憑著家裡的關係,不是辦起了公司,就是在政府部門裡當了要員,個個混得人模狗樣的,你能拿他們怎麼辦?

班主任老楊也應邀參加了他們的同學會,和任飛他們坐一桌。聽任飛這麼說,覺得不合適,就忍不住端起長輩的身份,駁斥了一句,說讀好書不是絕對的出路,但是不好好讀書也不行,以後出了社會打拼,讀了書的人終歸能取得更大的成功之類的云云。

一個晚上下來,任飛早就被人捧得忘了形,只覺這話聽了逆耳,竟輕嗤一聲,連老師都不會叫了,直接稱呼班主任的名字。「老楊,你這話我聽著就不樂意了,別的我就不說了,我就問你一句,你兒子什麼學校畢業的?畢業後找不到工作,又是誰他媽的給解決的?」說到這,他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擲地有聲的吐出幾個字。「是我爸。」

老楊被他這席話說得無言以對,臉上臊得慌,只能悶悶的一口將杯子裡的酒喝灌了下去。周圍那些本來還想勇敢的站出來吐槽他兩句的人也都沉默了。

, , , ,

Posted by peggy1028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