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奇の公佈欄★☆★

這張照片真的是大愛,愈看愈喜歡,想不到我們允浩現在還能顯出有如少年般的氣質~(星星眼)~~ (允:....你的意思是說我平常顯老了是嗎?!!!)

《望霞隨歌》番外之二(原四)

 

 

 

《這兒,不是我的地盤》

 

, , ,

Posted by peggy1028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望霞隨歌》番外之一

 

 

 

《二十三》-上

 

, , ,

Posted by peggy1028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40-

 

李泰民這時還留在鄭宅未離去,待鄭智律房裡教導鄭智律該注意的事項及飲食,他有些惱怒的望著沈昌珉,「你們幾個大男人難道沒法保護好一個孩子嗎?」

邊說邊有些動氣了,收拾藥箱的手勁也大了,「智律不僅是個孩子,而且是女兒家,這毒多傷身體你們知道嗎?如果以後有什麼影響,是一輩子的事情,真是……。」

李泰民年紀輕輕,平日也總笑臉迎人,十足和善的模樣。可現下卻有種令人畏懼的氣勢,沈昌珉早在知道鄭智律中毒的當下,就後悔自己不該在那之前上山的,於是,也只好低著頭任由李泰民指責。

鄭智律臥在床上看著這幕,突然有些想笑了,可愛大夫比昌珉叔叔矮了許多,可卻在氣勢上勝過昌珉叔叔了,這是她第一次看到昌珉叔叔如是沉默,發現他眼中的自責、握緊的雙拳,她才擔憂的開口,「可愛大夫……。」

, , ,

Posted by peggy1028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38-

 

沈昌珉盯著金在中將碗底的粥乖乖給吃完後,才露出笑顏,接著逕自起身走向門邊,向門邊的下人看了一眼,「剩下的事情我負責。」語畢,轉頭望向屋內的金在中,「在中哥,跟我出來吧!我想智律如果真醒了,第一個想看見的絕對是你。」

金在中不可置信的看著沈昌珉,幾乎感動的要哭出來了,立馬跑向門邊,還不住的喘氣,「謝謝你了,昌珉。」現在的體能狀況,比他剛到這軀體時還虛弱,讓金在中明白自己可能剩下沒多少時間。

沈昌珉皺起眉頭盯著金在中明顯泛白的臉,有些苦惱了起來,「在中哥,你最近可別太累、情緒別起伏太大,我有點擔心。」接著便扶著金在中往智律房裡走。

金在中其實沒多加理會沈昌珉對他說的話,幾乎是一進門便衝向鄭智律床邊,眼前被淚水惹得一片模糊,緊緊瞅著鄭智律不放,他的手緊緊握住鄭智律的,激動的開口,「智律……爹在這,所以,妳得快醒來,知道嗎?再不醒來,我怕妳看不到爹了。」語畢,終於還是忍不住啜泣起來,將鄭智律的手靠在臉頰旁,不住的低喊、流淚。

, , ,

Posted by peggy1028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35-

 

「今天晚上不睡書房了?」金在中看著來人,也嚇了好一大跳,現在他前額頭髮,隨意以繩子繫了起來,像個孩子似的。

鄭允浩神色複雜的看了他一眼,可看著金在中這單純的表情,也只能嘆了口氣,跟著脫去外衣躺到他身邊,才一靠進床邊,就發現金在中急急忙忙的將一本書給收到了枕頭下,接著也玩心大起湊近他,「怎麼了?把什麼給藏起來?」

「沒事。」金在中略略使力推開他,「別管了,這秘密。」

『又是秘密?』鄭允浩承認自己明顯不樂意聽見這個詞,於是還是開了口,「我先前瞧見的那個腰環,你怎麼沒用?」

, , ,

Posted by peggy1028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引用(0) 人氣()

-32-

 

金俊秀陪著朴有天直到隔日清晨才回鄭家,當朴有天拖著病體返家時,朴家人看著朴有天如是狼狽的模樣,想當然爾是一陣大驚小怪,朴有天擺擺手要大家安心,說是遇上了流竄的盜匪,錢給搶走了,還好命是留了下來。

家裡長輩接著又是一陣喳呼擔憂,可朴有天只說自己也是個大夫,該做得治療都完善了,沒那麼不濟事,要負責的僕人給退下。

回到房裡之後,朴有天累得幾乎想長睡不起,但現在腦袋卻混亂得讓他難以入眠;其實,一開始是想幫助金俊秀完成他想做的事情而已。

對鏢局來說,最重要的在於信譽,鄭氏鏢局基業即為此,加上鄭允浩坐大的緣故,是以經手的生意多半關係達官顯要交付的要件。

, , ,

Posted by peggy1028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29-

 

金在中透過手掌感受到鄭允浩急促的心跳,跟著又是無奈、又是害羞的嘆了口氣,「鄭允浩,我真的……討厭你耶!」語畢,厭惡自己左手使不上力,只好伸回右手,勾住鄭允浩的頸子,猛力將鄭允浩往下拽,「你這次再弄疼我,你就死定了!知道吧!」

, , ,

Posted by peggy1028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26-

金在中覺得像是有電流從手指傳到心上一樣,震得自己心跳頻率大亂,不過,金在中還是硬咬著牙,輕描淡寫的開口,「現在,他放不下的是我。」接著打開門離開。

金俊秀直到看見門關上了,才痛苦的捶起牆壁,為什麼…要再一次對自己那麼說?為什麼…。感情這種東西,怎麼能說變就變啊,金在中?

那時候,金俊秀看著金在中跟著鄭允浩回來,心中有些訝異、也有著疑惑,鄭允浩懷裡緊緊抱住的孩子,想必是…曹秀雅替在中生的孩子了。

一想到這裡,金俊秀的臉也垮了下來,明明…就該快樂的金在中,卻因為自己擅自替他做了主,跟著年紀輕輕就成了鰥夫,還帶了個孩子。

金在中從跟著進門之後便沒笑過,更是沒正眼瞧過鄭允浩懷中的孩子一眼,像是完全的陌生似的,直到雙目對上金俊秀的,表情從不可思議、憤怒、欣喜到冷淡,簡直瞬息萬變。

, , ,

Posted by peggy1028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23-

 

金在中最近覺得自己的生活過得有些無奈跟無力,一起床就是望著窗外,不然到後操場漫步,手都給傷了,也沒法跟黑霆培養感情,每個人都當他是個易碎的陶瓷娃娃似的,一瞧見他出了房門,便緊緊跟在身後,三步一問、五步一攙,搞得他連閒晃的興致都沒了。

最後,只能每天窩在房裡寫東西,還有跟智律耍耍花槍。

可怕的事情是,廚房大娘連辣湯都不做給他了。

金在中盯著整大碗香淳濃厚的牛骨湯,皺著眉頭盯著一旁上菜的僕傭,「廚房的辣粉是…用完了嗎?」這湯好喝歸好喝,可是…。

, , ,

Posted by peggy1028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20-

 

鄭允浩笑得開懷,而金俊秀也眯著鳳眼,表情愉悅自在,兩人相視而笑,怎麼看怎麼相配;金在中從簾子內向外看了許久,才輕輕撇著唇角、轉回身子,「無聊。」心中總有種刺麻不舒服的感覺存在著,像是要吞噬自己似的。

「爹…。」鄭智律有些擔心金在中,怯怯的喊了他一聲,接著常叔拉住鄭智律,跟她輕輕搖搖頭。

金在中像是沒聽到鄭智律叫喚似的,因為他正在腦中不斷的虐打鄭允浩,想打掉他一嘴得意暢快的笑容。

去他媽的鄭允浩!

, , ,

Posted by peggy1028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